首页 > 爱读金庸、村上春树的人,也会爱上这些作家书房里藏驻的气质吗?

“粗缯大布裹生涯,腹有诗书气自华。”这是出自苏轼《和董传留别》里的一句,意为穿着不华丽,但只要胸中有学问,气质自然光彩夺人。而当你喜欢上一个作家时,你最终迷恋不舍的,或许就是这样一种气质。


书房如斯人,却藏驻着不同的气质。


金庸

想象中他的书房风格应该是风清扬,最差也得是黄药师,结果好不容易爬上桃花岛推开门发现里面住的是李嘉诚,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海的味道,一种香港大佬办公室标配无敌海景房风格。

不过在细节之处的摆设还是带有武侠情怀的,比如竹和剑的装饰物。


村上春树

看到村上春树的书房,你会被这个摩羯座惊艳到,因为他的书房实在太整洁,完全不像是作家的样子。

村上春树的书桌是个长条桌,有点类似酒吧吧台的长条桌。不过,村上大叔其实是来炫耀他书房的黑胶唱片墙的。


贾平凹

贾平凹的上书房乍一看还以为梦回大唐穿越了。圈内人讲,老贾的书房,一般人进去“镇”不住。这话的意思大概就是,坐在里面会心神不宁,不大自在,因为里面“出土”的东西太多了。

位于南郊繁华地段的“上书房”,其实书的位置退居其次,第一印象可能是书之外的那些陈设:大大小小的佛像,盆盆罐罐,书法作品,稀奇古怪的各种物品的吸引力远远超过那些书了。


虹影

蓝,深沉儒雅,是最适合描绘这个“满腹经纶”的书房空间的色彩语汇。

虹影书房里的那一壁壮观的书架,仿佛就是她生命的备忘录,记得她所有的苦难,也刻下她的欢悦。虹影说过一句:“我存在于世上的目的不是为了一个家,而是为了寻找一个书房,孤独地创造文学。”现在,她有了这样一个继续创造文学的书房,而西比尔姑娘的出现,让她拥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。


夏洛特·勃朗特

当夏洛特的朋友,小说家伊丽莎白·加斯克尔1852年第一次踏入这间书房时,被房间的精致整洁吓了一跳。和外面的约克郡荒原比起来,“这间屋子拥有完美的温暖、舒适与惬意,深红色的家具让人印象深刻。”


弗吉尼亚·伍尔夫

弗吉尼亚·伍尔夫在《一间自己的屋子》的开篇提到:“一个女人如果打算写小说的话,那她一定要有钱,还要有一间自己的房间。”

这间位于罗德麦尔的书房,写字台正对着花园,虽然看似简陋,但正如弗吉尼亚·伍尔夫在书中提到的,“即使仅有一间陋室,亦可庇护她们免受家人横加干扰之苦”,她就是在这样一间书房里,创作出《达洛维夫人》、《幕间》等重要作品。

(图片源于网络,侵删)


如果你想打造专属的家装设计

点击即可一键预约免费量房

屋范儿给你最有范最有料的家装干货